网站首页
-
资讯中心
-
新纪元公告
-
金融产品
-
农产品
-
工业金属
-
能源化工
-
专家团队
-
操盘分析
-
数据分析
-
谈期论市
-
资产管理
-
联系我们
-
CRM入口
电信宽带入口
新联通宽带入口
移动宽带入口
联系我们
400-111-1855
 
谈期论道
期货日报征文:和阿强的三次相遇
发布时间:2011-01-21 11:32:43

新闻来源:期货日报

    阿强是我的高中同学,高中毕业那年没有考上大学。大学毕业后我到了省会,五年前有幸做了一家期货公司的高管,算起来和阿强失去联系近二十年了。一年前,我接了一个陌生电话,经长时间礼貌的寒暄,才知道是阿强,他说来省会了,见次面吧。

  见面地点是他选的,一家省会知名的连锁咖啡店。初次见面很自然,彼此都认出了对方,他只是有点怯的感觉,礼貌地手一挥,让我落座。虽然多年不见,但我们的话题很多,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失。通过交谈,我知道,他复习一年后考了个大专,然后去了我们县的一家钢管加工企业。做了几年后,一个老乡在别的城市开了一家超大型的同类企业,他就跟了过去,经过苦干,做到了分管营销的副总职位。前年在一个管材行业会议上,知道了期货,就自己“入市”了,成为了期民,但是是在别的期货公司开的户。他说,从前事业不如意,和同学联系少,现在算是事业初成,开始逐渐和同学接触,才知道我在省内的一家期货公司工作。我问他期货做得如何,他连声叹息,说悔当初盲目入市,那家公司虽有人不时打电话,但大都是让你做单,没有什么教育培训和信息指导,现在资金损失过半。他猛喝着咖啡,很苦涩的感觉。我心里有了数,说期货很专业,需要一定的知识层次和专业储备,需要知道期货的基本知识和政策法规,需要了解国际市场和现货行情,需要有成熟的投资理念和操作技法。我算是给他做了个投资者教育专题,虽是大道理,但他点头认可。最后我建议他最近不要做了,理理思绪,平平心态,并给他推荐了小王——我们公司在阿强企业所在市的营业部负责人,让他们常联系。最后,看着他远去的背影,我很惋惜,但愿他能听进去,暂且按兵不动,切莫当耳旁风,再抱着翻本的心赌进去。

  第二次见面是在半年后,期间因工作繁忙也没有和阿强联系,倒是听小王提起过,说阿强把户转到了我们公司,一直联系着,并想通过阿强把他所在的企业开发了,我没有表态。还是在那家咖啡店,他早到,意想不到的是,一见面他就给了我个熊抱,我很惊讶,心想他可能有所转变和收获。果不其然,他说,第一次见面后,清了仓,休了年休假,恶补了有关书籍,翻了不少期货方面的资料,令人吃惊的是他把期货资格考试的两本书都看了,而后才和小王开始了联系。我很欣慰,更令我宽慰的是他居然把损失补回来了,并略有赢利。他一边说着,一边猛喝着咖啡,很甜美的感觉。当然我又对他进行了劝诫,说他工作肯定很忙,不能随时盯盘,要把仓位控制在30%左右,要做中长线,做波段,要肯服输,执行指令要坚决,要结合他所掌握的现货信息。阿强对我这些“说教”频频点头。看着他边走边回头招手告别,我成就感油然而生,好像我挽救了什么。

  第三次见面是在近期,期间我没有和阿强联系,怕他认为我“邀功”,再加上“十一”以后剧烈的市场行情,怕他操作失误加我个“莫须有”的罪名。还是在那家咖啡店,不过这次是我定的。我起身想给他个熊抱时,他很有力地握住了我的手,我心一颤,莫非赔大发了!他先是略有所思,然后猛喝了一口咖啡,给人很醇厚的感觉,又沉寂了一会儿,给我说了个很惊人的想法。阿强说,他现在做期货很有信心和心得,想辞去现在的工作,自己专职做期货,这次倒是我猛喝了几口咖啡。我理了理头绪,心想这次阿强一定是赚足了行情,但不能膨胀呀,不能顾此失彼呀,不能失去“主业”主动下岗呀,一定要把他这个念头转过来。我说,你有信心很好,温总理都说信心比黄金还重要,你有心得很好,说明你算是一个合格的期货投资者了,但你不明白你的信心和心得来自哪儿,来自你的工作。期货界有句话,现货为王,你是现货商,就因为你的工作职位和职责,你掌握了大量的现货信息,你有意识没意识地运用了你每日了解掌握的现货信息,再加上你的期货知识和实战经验,才有了现在的成绩。如果你丢掉现在的工作,去哪儿找第一手快捷准确的信息呀,你需要这个好的平台。再说了,市场如战场,有赢就有输,如果你今后失手了怎么办?市场上大起大落的例子太多了,太惨痛了。有的企业老板接触了期货就着了迷,以为做期货比做现货来得快,不需要求爷爷告奶奶,不需要风里来雨里去餐风露宿,不需要和复杂的社会打交道,乃至全身心投入进去,结果是啥?把成家立业的实业丢了,把自己的本丢了。当然成功的人士也不少,但大多数是两条腿走路,期现结合,这才是我们期货市场所祈望的。这些话我是用老家话说的,我觉得他更容易接受,当然我还给他说了不少的例子。他一边听着一边抿着咖啡,若有所思,咖啡店幽暗的灯光掩饰了阿强的脸色,但他不断变化的表情我还是看得清的。分手是在我的办公室,从他提出那个想法时,我就想把中国期货业协会和《期货日报》编辑的《我的期货故事》送给他。他一手拿着书,一手和我握手告别,但愿这次他也能看进去、听进去。

  又要到新年了,这次过年我有意想和他在老家见上一面。当然老家没有咖啡店,那就用老酒来祝贺新年、新春,来祝愿他以及他们,来祝福我们共同的期货事业吧。